語言切換
新聞動態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發布日期: 2020-02-19
來源:
瀏覽量: 81
分享到: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冷戰后,美國陸軍解散了大部分電子戰部隊。幾十年來,陸軍都忽視了電子戰的發展,當前迫切需要以一種全新的形式來重建電子戰力量。


美國陸軍并不打算采取俄軍在烏克蘭、敘利亞的作戰模式,即用大功率武器來干擾GPS、雷達和無線電設備。相反,美國陸軍希望采用一種不易被目標察覺的更為巧妙的方式來干擾、欺騙和阻礙敵方電子裝備。


美國陸軍電子戰能力主管Mark Dotson上校說:“俄軍采用的大功率干擾手段將暴露其位置。”這使得俄羅斯的干擾機很容易成為美國新研遠程精確導彈的目標。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俄羅斯“克拉蘇哈-2”電子戰系統已在敘利亞應用。

Dotson上校說:“我們正在尋求采用更加分散的方式來實施電子攻擊,利用低功率干擾信號在敵方甚至未曾察覺的情況下對其信號實施干擾。”


美國陸軍正對電子戰、賽博戰和信號情報進行整合,這在未來對抗中俄等主要對手時很關鍵。陸軍認為,在高科技戰場上,賽博空間、電磁頻譜和在軌衛星將同陸海空這些傳統作戰域一樣重要。陸軍正在通過一系列舉措穩步前進,最終目標是把電子戰、賽博戰和信號情報整合成一種全新的數字化戰爭,即未來戰斗概念中的關鍵部分—“多域作戰”。目標是真正整合信號情報、電子戰和賽博作戰能力,實現未來的多域作戰。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冷戰后,美國陸軍解散了戰斗電子戰情報部隊。


新的數字化戰場將有怎樣的不同?Dotson上校說:“我們正在討論隱蔽攻擊,討論賽博作戰,討論精確信號情報。我們現在能做過去做不到的事情。”


傳統意義上來說,信號情報和電子戰是不一樣的。二者都需要探測和感知外部發射信號,其技術和裝備有所重疊,但是信號情報的目的是監聽敵方通信,而電子戰的目的是切斷信號。


精準電子戰有可能做到在干擾的同時對敵方網絡進行監聽。傳統的干擾只是用噪聲壓制敵方發射信號,而現在能更隱蔽地實施干擾,利用精心設計的信號來欺騙敵方系統甚至加載病毒。比如破壞無人機的控制鏈路,使其墜毀;或者對導航信號實施欺騙,使精確制導彈藥丟失目標、地面部隊迷失方向;或者誘騙雷達,使其看到虛假目標而非真實飛機,并且在整個過程中能夠一直對敵方通信進行監聽,觀察其反應。


最為重要的是,這些效果十分隱蔽,不會立刻被敵方覺察。即使敵方意識到出了問題,他們仍可能認為是自己的系統出了差錯,是內部故障而非外部干擾。


美國陸軍參謀長Mark Milley上將視察在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的賽博/電子戰部隊時說:“敵方可能在跟蹤美國及盟國軍用裝備的活動,探測這些裝備的訓練和作戰模式;高光譜成像可識別化學組成;短波紅外成像可穿透云層;SAR傳感器可在夜間成像。”


Dotson上校說:“美國陸軍想要充分利用好這種新能力,將需要更多指揮官參與其中”。也就是說,美國陸軍指揮官不能把電子戰斗委派給低層級小分隊,指揮官及其士兵必須學會把電子戰和賽博戰整合到他們的戰斗規劃中,并要結合物理火力和機動。


削弱敵方的最佳方式有時是干擾或阻礙目標;有時是炸毀目標;有時候可能是采用混合方式,比如用攻擊直升機佯攻,迫使敵方防空兵打開雷達并使用無線電設備通話,然后對其實施干擾。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在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美國陸軍賽博/電子戰士兵正在架設天線。


Dotson上校說:“指揮官將面臨更多的選擇,對此我們還需進行討論,至少在初期并不會一帆風順。這需要訓練有素的成員,不同學科的專家密切合作。首先,陸軍旅及以上層級的指揮部要擁有一支賽博/電子戰分隊。”


但是僅有人員還不夠。美國陸軍可能還需要人工智能技術。電子戰干擾機、欺騙工具以及通信系統等現代射頻發射機都由軟件控制,能在幾秒鐘內改變頻率、波長及其它輻射特征。無線電波本身也以光速傳播,比任何物理武器都要快得多,這對作戰人員的反應能力帶來了巨大挑戰。


美國國防部研究與工程副部長辦公室電子戰副主管BillConley說:“與電磁頻譜相比,即便是高超聲速武器的速度也相形見絀。不同的機動方案導致指揮控制方式存在極大差異,因此需要引入自動決策能力。”


Dotson上校透露陸軍已經部署了極少量新型系統,包括“戰術電子戰系統”(TEWS)、“輕量型戰術電子戰”(TEWL)、“戰術信號情報”(TSIG)和“地面層情報系統”(TLIS),其中TLIS將會大規模生產并計劃在2022~2023年服役。


TLIS起源于信號情報,最初是作為現有戰術信號情報系統“預言家”的替代裝備。但是后來陸軍決定用其替代“多功能電子戰系統”(MFEW)的地面型號。

信號情報與電子戰一直采用相似的傳感器來探測和分析敵方發射信號。實際上,俄羅斯已把信號情報和電子戰整合到同一套裝備中。更為重要的是,隨著技術的發展,這種裝備將變得更加靈活:不必為每項任務構建專門的系統,只需依靠軟件,同一個數字控制發射機/接收機模塊能夠被用于監聽、通信或攻擊。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有效干擾了烏克蘭的軍用通信系統,充分顯示了電子戰在戰術層的重要性,同時也使電子戰再次成為美國陸軍的緊迫問題。美國陸軍之前研制了大量近程干擾機,主要是稱為CREW“公爵”(Duke)的車載系統,用以對抗無線電引爆的路邊炸彈。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美國陸軍“斯瑞克”和“悍馬”戰車上都裝有緊急部署的“復仇軍刀”電子戰系統。

由于現代數字電子設備高度靈活,CREW已被改進用于對抗更大范圍的目標。改進型CREW命名為“復仇軍刀”(Saber Fury),對軟件、天線和放大器進行了升級。“復仇軍刀”被緊急部署到前線部隊,最早部署在美國陸軍駐德國第二騎兵團的“斯瑞克”戰車上。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美國陸軍電子戰戰術車主要用于試驗和訓練。

美國陸軍還部署了功率更高的CREW“公爵”型號,安裝在MRAP重型裝甲車上。不過這種“電子戰戰術車”(EWTV)生產得不多,主要用于試驗和訓練。陸軍決定采用全新技術繼續對CREW進行升級,安裝到更大更好的8×8“斯瑞克”戰車上,稱為TEWS。Dotson上校透露:TEWS能夠提供更好的態勢感知和電子戰攻擊能力,以及自動信號處理能力,從而減輕操作人員的負擔。TEWS還具有發動無線賽博攻擊的初步能力,邁出了整合電子戰與賽博戰的第一步。


下一步是增加信號情報功能,即TSIG車,主要是在TEWS中增加先進信號情報技術。美國陸軍有3輛TSIG車用于試驗與演習。Dotson上校說:“這是電子戰和信號情報人員首次在同一個環境中共同工作,雙方人員在一套系統的相應層級上完成各自的工作。”


TSIG是TLIS的原型系統,TLIS將由電子戰和信號情報人員共同操作,而具體組合將隨任務而變化。


美國陸軍尚未明確TLIS采用哪些技術,或者安裝在哪種車輛上,正式需求要到2020年才能確定。不過暫定計劃是一套TLIS系統包括兩輛相同車輛和七名人員,其中三名信號情報人員、四名電子戰人員。


實現這些目標需要資金和人力,但是電子戰、賽博戰和信號情報并未被列入美國陸軍六大現代化優先事項中,陸軍八個高級別跨職能團隊沒有關注這些領域。對敵方賽博攻擊、電子戰和信號情報監聽進行防御的能力是美國陸軍網絡部隊的重點關注事項(六大優先事項中的第四項),但任何跨職能團隊都沒有關注進攻能力。


美國陸軍負責資源的副參謀長JamesPasquarette中將透露,電子戰項目并沒有被列入為資助六大事項而削減或取消的186個項目中,實際上電子戰投資還有增長。當前的五年預算規劃提出在2020~2024年電子戰項目資金為34億美元,未來還會有更多的投資。

(編譯自外刊)

?原創??國際電子戰

美國陸軍推動精確電子戰發展





在線留言
  • 您的姓名:
  • *
  • 電話:
  • *
  • 詳細說明:
  • 內容
     
Copyright ?2018 - 2023 西安欣創電子技術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国产精品第一页正在播放闺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