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切換
新聞動態

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技術重點轉移到微電子和5G

發布日期: 2020-05-26
來源:
瀏覽量: 79
分享到:

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技術重點轉移到微電子和5G



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技術重點轉移到微電子和5G

美國國防部國防研究與工程部負責現代化的更新。

五角大樓國防研究與現代化工程總監馬克·劉易斯(Mark Lewis)在C4I研討會的AFCEA / GMU關鍵問題第一天的主題演講中,介紹了美國國防部現代化工作的最新情況。

劉易斯將重點放在現代化優先事項上,這些優先事項將使作戰人員了解未來,并使其在5、10年和15年的時間范圍內取得成功。

優先事項來自2018年國防戰略(NDS)。“我認為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文件。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看到的第一個國防戰略實際上在很多方面都是戰略,不是戰術,而是戰略。”劉易斯強調說。

該戰略標識了許多關鍵功能。其中之一是,美國再次處于同等對手的競爭中。中國和俄羅斯已將自己定位為在許多不同地點與美國競爭。

NDS還指出了一系列對未來戰斗至關重要的技術領域。這些領域包括:微電子學、自治、網絡、5G通信、完全聯網的指揮控制和通信、太空、超音速、量子科學、生物技術、人工智能(AI)和直接能源。每一項技術領域都有獨特的挑戰和機遇。

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技術任務最近已從高超音速技術轉變為微電子技術。為什么?劉易斯說:“因為(微電子學)無處不在,并且因為它對我們所做的一切至關重要,所以簡而言之,我們希望國防部能夠使用我們所做的最先進的功能,而目前我們還沒有做到。”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DOD沒有采用商業模式采購這一事實。在1990年代中期,該部門采用了可信賴的代工廠的模式,即“為了交付我們可以信賴的零件,我們將使能夠制造我們的微電子產品的代工廠能夠在工藝的每個步驟得到控制”,劉易斯說,這種模式已經失敗了。從業務的角度來看,這是失敗的,因為國防部并沒有占微電子市場采購的很大一部分。因此,一直在處理受信任的代工廠的公司在制定業務案例時遇到了麻煩。因此,他們沒有資金進行投資,而美國國防部購買的芯片或微電子元件在某些情況下比先進的商業市場落后了兩代。

現在,美國國防部采用的首選方法是零信任。“這意味著啟用功能、驗證、驗證和其他技術,以便我們可以利用并非來自可靠代工廠的組件,這些組件來自我們尚未進行全面認證但知道其功能的地方,實際上,這類交付是值得信賴的。”劉易斯說。目的是允許國防部采用商業模式進行購買,并使美國與其戰略競爭對手保持一致。劉易斯說:“中國在購買商業化的最新微電子產品方面沒有問題,因為我們有自身的局限性,所以需要改變。”

5G也是國防部必不可少的,是一項高度優先的現代化工作。5G通信的目標很簡單。Lewis說:“我們希望能夠在任何環境中操作和利用5G的功能,這是一個友好的環境,但也可能是一個敵對的環境。”

5G對于美國國防部的意義非常深遠。劉易斯說:“我們認為5G為包括物聯網(IoT)在內的功能提供了支持,它帶來的數據量將遠遠超過我們今天使用的數據量。”

他還喜歡指出5G沒有終點線。美國國防部不能毫無意義地說:“好吧,我們完成了5G。”?這是一個持續的過程。

劉易斯強調說:“我們希望確保美國在制定5G國際標準時大聲疾呼,并且國防部的需求和要求有助于推動該技術的發展方向。”

為此,美國國防部正在許多軍事基地進行一系列技術演示,以探索和探索5G可以為國防所做的各個方面。

劉易斯還討論了生物技術。他說,鑒于當前COVID-19大流行的狀況,“每個人都具備了這樣的認識,即生物技術是至關重要的能力。”

顯然,它的一部分是對全球大流行和生物戰的威脅作出反應。“但不僅限于此。生物技術還正在使用合成生物工藝來實現和增強新的制造能力。

例如,有些微生物可以產生具有混凝土性質的材料。“今天,通過DARPA等組織的一些工作,我們知道您實際上可以快速修建一條跑道;你可以撒上這些生物,讓它們產生跑道材料,而不是老式的建造方式。”劉易斯解釋說。

美國國防部的一項重大舉措是組建生物工業制造創新研究所,該研究所幾周前才啟動。劉易斯強調說,高超音速仍然是該部門的頭等大事。“改變游戲規則一詞的使用過于頻繁,但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確實認為高超音速正在改變游戲規則。它使我們能夠通過敵人的防空系統,在非常激烈的競爭環境中進行遠程作戰。

他希望看到更多超音速項目脫離原型設計,轉而交付能力和規模。


來源:?網電空間戰


美國國防部的首要技術重點轉移到微電子和5G





在線留言
  • 您的姓名:
  • *
  • 電話:
  • *
  • 詳細說明:
  • 內容
     
Copyright ?2018 - 2023 西安欣創電子技術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業云服務
国产精品第一页正在播放闺蜜 网站地图